《高质量就业》“升级版”就业政策礼包密集袭来

在专家看来,我国就业市场已进入经济转型升级和就业提质扩面互促共进期,更多高质量就业机会还在前方“候场”。

人社部10月8日公布的《2018年人力资源社会保障月度数据》显示,前8月全国城镇新增就业人数990万人,城镇失业人员再就业人数379万人,就业困难人员就业人数119万人。

8月份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是5.0%,比上个月和上年同月均回落0.1个百分点,特别是25岁-59岁主要就业人群调查失业率是4.3%,比上月回落0.1个百分点,就业形势比较好。”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毛盛勇近日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指出。

就业质量也在提升,工资收入是一个重要衡量指标。近期,多个省份陆续了2018年的企业工资线,不少地方有所上调。智联招聘最新发布的《2018年秋季中国雇主与白领人才供给》也显示,全国37个主要的平均薪酬为7850元,三季度平均薪酬环比上升0.2%,同比涨幅为3.3%

“不过也要看到,在经济增速放缓和调整的关键,部分就业先行指标近期有所回调,9月PMI就业人员指数下行,稳就业不能掉以轻心。积极防范宏观经济下行压力向就业传导,夯实稳定和扩大就业基础,实现更加和更高质量就业,成为我国宏观经济‘六稳’的首要。”国家发改委社会发展所副研究员关博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

多个部委正协同发力稳就业。国家发改委近期密集召开促进就业座谈会、促进群体就业专题会等。人社部副部长张义珍近日强调,要把高校毕业生就业摆在就业工作首位,千方百计稳定高校毕业生就业水平。实施好创业担保贷款,加快一次性创业补贴落地,推动高校毕业生就业创业基金。教育部高校学生司和就业指导于10月15日10月25日举办“重点网络招聘会”,鼓励和引导高校毕业生到重点和新兴领域就业创业。

地方稳就业政策也在陆续推出。比如,安徽省10月10日出台的《稳就业工作方案》明确提出重点人群就业、推动创业带动就业等五大任务。今年四季度,安徽省各地计划专场招聘会2315场,预计就业岗位200多万个。此外,将强化就业政策储备。分层级、有重点地超前谋划一批稳定就业政策措施,根据就业形势,适时出台更加有力度的稳定和扩大就业政策。

在吸引人才方面,不少地方也在频频出台新政。户口、薪酬、住房等福利“大礼包”仍在加码推出。自10月17日开始,杭州市将适度放宽投靠迁移政策,进一步放宽人才落户政策。45周岁以下具有技师以上职业资格人员及35周岁以下具有高级工职业资格人员,在杭州市区同一用人单位连续满3年,且在杭州市区有合法固定住所,可申请在杭州市区落户。

即将于11月1日起施行的《石家庄市人才发展条例》明确实施“人才绿卡”制度,为持卡人在工商、税务、金融、科研、创业场地等方面提供和服务。

在住房保障方面,合肥市近日,租房补贴的标准为博士每人每年2万元,硕士每人每年1.5万元,本科毕业生每人每年1万元,大专、高等职业院校毕业生每人每年0.6万元。

在提高薪酬待遇方面,辽宁省近日,试行高技能人才年薪制和股权期权激励。特别是在国有企业,高技能人才人均工资增幅应不低于本单位管理人员人均工资增幅。

在加大力度鼓励创业方面,自10月1日起,杭州市对从事未来产业领域的创业者,贴息贷款的本金最高不超过50万元;对未来产业领域的小微企业,给予创业担保贷款贴息,贴息贷款的本金最高不超过500万元。

“一些在人才引进大战中,深化户籍制度改革,降低落户门槛,并出台一系列就业创业支持政策,鼓励劳动力积极就业、高质量就业的同时,促进新就业、新动能蓬勃,对稳就业起到了有力的支撑。”关博说。

国家发改委10月14日发布的报告指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为我国稳定和扩大就业提供了重要。初步统计显示,新动能对新增就业的贡献率达到70%左右。

挖掘新动能潜力成为稳定和扩大就业的重要力量。国务院近日印发《关于创新创业高质量打造“双创”升级版的意见》提出,通过打造“双创”升级版,提升创业带动就业能力,为加快发展新动能、实现更充分就业和经济高质量提供坚实保障。

国家发改委、教育部、科技部等19部门印发的《关于数字经济稳定并扩大就业的指导》提出,加快适应数字经济发展的就业政策体系,大力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就业创业服务能力,不断拓展就业创业新空间,着力实现更高质量和更充分就业。

地方上,甘肃省近日印发的《推动发展实体经济积极稳定和促进就业重点落实的实施分工方案》提出,发展新动能,创造更多高质量就业岗位。加快制造业升级,提高制造的数控化、智能化水平,促进产业从中低端向中高端迈进,在做大做强新动能中,为各类人才创造更多高质量就业岗位。

福建省出台的《关于进一步做好促进就业工作十七条措施的通知》从实施高质量战略促进就业、实施积极的就业政策等方面提出多条措施,包括壮大新动能,创造新就业岗位。

“除了注重新经济、新动能的就业吸纳作用,未来还要拓展传统优势行业的就业空间。在传统产业转型升级过程中,延伸产业链条、优化生产和管理,创造更多技术管理和服务就业机会。解决好新就业形态人员劳动关系、社保问题,实现就业扩容与就业提质同步。”关博说。

关博还建议,提高创业扶持政策精准性,更多地面向高质量就业吸纳能力强的高技术中小微企业和现代服务初创企业,增强就业带动和高质量就业岗位创造。提高数字技能等新经济劳动技能力度,培养更多符合产业发展的实用人才。

厦门大学宏观经济研究副教授王燕武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提高就业质量还需要更好地发挥政府服务职能,改善劳动力市场环境,建立合理的劳动报酬机制。加快户籍制度、就业培训制度、社会保障制度等劳动制度改革,促进劳动力跨行业、跨地区流动,提高劳动力在全社会范围内的重配效率,构建公开、有序竞争的劳动力市场。(记者 班娟娟 实习生 董洁 )

上一篇:《奥陶纪回应》前郭县国土局以优良作风优化用地软环境
下一篇:《推出时间楼市》山顶地王流标续为豪宅降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