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公司》快递保价赔偿的底线不能被击穿

  快递的物品损坏了,快递公司赔不赔?为这个问题焦虑过的人,恐怕又得焦虑一回。

  近日有则新闻,前不久去江西景德镇旅游的重庆市民别女士,在当地的古玩市场购买了一对青花瓷陶罐,选择了某快递寄回重庆。考虑到陶罐是易碎品,别女士特地投了保价险,按照快递员的要求顶额投了1000元。可是十几天后接到碎了的陶罐,找快递公司索赔时,对方只肯赔300元,理由是淘宝上类似陶罐“大概价格就是几十元到几百元不等”。

  见过耍赖的快递公司,但还真很少见这么奇葩的理由。且不管别女士现实是花了2000元买的陶罐,哪怕就真的是从淘宝买的陶罐,只要快递公司认同了保价金额,也就等于双方签订合约,尊重难道不是一个企业的行为底线?如果客户投了保价险,最终出了问题还是快递公司随便给定个价,那这个保险除了骗钱还有什么功能?

  所以这起本来是非明确的纠纷之所以能成为纠纷,原因一个,快递公司就是在耍无赖。因为快递物品损坏而引发的纠纷,物主和快递公司就赔偿金额讨价还价也很正常,站在中立的位置看,保价险是最为公允的商业制度设计。

  物品损坏是快递行业中很难避免的失误,如果一味强调保障者利益,允许者“漫天要价”的话,不排除有人钻漏洞,借此讹诈快递公司。快递公司一旦顾虑重重,不能手脚服务,最终受损的也会是整体者利益。另一层面,如果任由快递企业来为物品定价,显然又不能保障者的权益。应运而生的保价险则是最好的兜底制度,双方商定一个合理的保险价。消费者不认同,可以另选别家;快递公司不认同,也可以服务。在一个非垄断性的行业,这样的设计对双方都是最好选择。

  现在涉事快递公司在认同这个制度设计之后,却出尔反尔搞自己定价的那一套,是击穿底线的耍流氓行为。一方面通过制度额外收取用户的保费,另一方面出问题之后又拒绝按游戏出牌。

  对于这样的耍流氓行为,邮政管理不应该坐视,这不仅是伤害消费者的权益,也是损害整个行业的生态。如果每个企业都不拿契约当回事,谁还敢信任这个保价险?不购买这个保价险的人越多,今后问题时,纠纷隐患也会越多。

  在网购时代,新的消费形式常常会引发新问题,快递纠纷算是其中常见的一类。对这些新问题,最大的苦恼往往不是想不出合理的制度方案,而是这些制度方案在落地时,遭遇各种“软抵制”。一些短浅或者利欲熏心的企业,在制度有利于自己一方时,往往是新商业文明的鼓吹者,可一旦要面临的时候,则又显露落后的一面。

  究其重要,还是的成本太低,监督力量跟不上。保障者利益的制度有了,可是制度的机构或者人员,却没有跟上制度的步伐。这次耍流氓的快递公司,理应受到相应的惩戒。(敬一山)

上一篇:《反弹行情》A股暴涨沪指百点长阳两市近200股涨停券商股集体封板
下一篇:《中日兩國》造勢加強合作中日論壇顯露兩國關系轉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