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UFnUBv'></form>
        <bdo id='UFnUBv'><sup id='UFnUBv'><div id='UFnUBv'><bdo id='UFnUBv'></bdo></div></sup></bdo>

            集团网络治理结构与治理绩效关系研究

            来源: www.zsalud.com 作者:lgg 发布时间:2015-12-01 12:03 论文字数:36958字
            论文编号: sb2015112511262714910 论文地区:中国 论文语言:中文 论文类型:硕士毕业论文 论文价格: 150
            本文是mba论文,通过本研究,可以为企业集团构建科学、合理的治理结构,搭建有效的治理运作平台提供合理化的政策建议,对提升企业集团治理水平具有现实指导意义。

            第 1 章 导论


            1.1 选题背景及意义
            自 20 世纪初企业集团兴起于欧美工业发达国家以来,随着自身规模的不断扩大和实力的增强,企业集团在各个国家经济生活中的地位日益提高。相比于西方发达国家,我国的企业集团组建虽起步较晚,但经过改革开放 30 多年的发展,已形成了一批具有一定技术创新能力、市场开拓能力、经营管理能力的大型企业集团,无论在企业集团数目还是规模上均取得了显著成效。从近几年的世界 500强排名可知,我国企业集团的上榜数目由 2012 年 79 家、2013 年 95 家增至 2014年家 100 家,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企业集团数目呈现逐年递增趋势。我国企业集团为提升社会经济水平、促进国民经济发展发挥着重大作用。由于企业集团在国民经济建设中扮演的重要角色,其内部的组织模式及运行机制更是受到了学术界与实业界的多方关注。我国企业集团的组建最先开始于 20世纪 80、90 年代,受计划经济思想的影响,传统的企业集团多为母子公司制的金字塔形层级结构,母子公司之间为领导与被领导关系,决策权高度集中于母公司,而子公司只是母公司的下属单位,是资源的被动接受者和决策的执行者。进入 21世纪后,随着信息技术的飞速发展,顾客需求的多变,为抓住更多的机会,适应瞬息万变的环境,大多数企业集团已逐步将自己的内部组织形式向网络化的趋势发展。与此同时,激烈的竞争环境和企业战略变化的迫切要求使得原先单纯依靠母子公司的科层管理方式不能与之相适应,这种严苛的层级管理方式阻碍了企业集团内部的信息传导与资源共享,且不利于其创新优势的发挥和网络协同效应的产生。因此,组织网络化是企业集团在新经济形势下的必然选择。企业集团内部网络化变革的渐趋深入,对企业集团的内部治理也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在新的组织模式下,如何突破原先单一的企业科层治理范式,从网络视角嵌入,完善集团治理机制,优化集团治理结构,从而有效防范集团内网络各结点的机会主义行为,保障网络内各个结点企业资源共享,技能互补,发挥企业集团网络的整体优势,已成为一个重要的研究课题。
            ……….


            1.2 文献综述
            基于理论与实践的交融,本文提出了―集团网络治理结构与治理绩效关系研究这一选题,为更好地开展本课题研究,取得预期研究成果,本文将对前人有关集团组织内部网络化、集团内部治理、治理结构与治理绩效关系等三个方面的研究成果进行梳理,以期明晰有关集团网络治理的研究脉络及研究现状,为后文的研究提供学术指导。对网络的研究最先始于 20 世纪 50 年代西方社会学家。当时,人类社会群体间的相互关系日益受到社会学家的重视和瞩目,为深入的探究个体之间、组织之间、群体之间的跨界纽带关系,学者们开始系统的发展了网络的概念,并逐渐将网络作为一种结构主义分析方法用于社会学研究。到 20 世纪 80 年代以后,企业组织为提升市场竞争优势,聚焦于组织自身的核心能力,―合同外包形式开始出现于美国企业之间,开启了组织网络化先河。社会网络结构分析法在经济学领域逐渐被广泛使用,一些经济学家尝试从网络结构的视角探讨企业组织变化及其原因。该视角认为:社会组织与组织之间,个体与个体之间的关系本身就是一种社会发展的必然客观产物,任何一种关系都隶属与该结构中,并且占据其优势。从―嵌入性视角,Granovetter(1985)探究了经济行为和社会结构,社会网络以关系嵌入和结构嵌入两种方式嵌入于社会网络结构,相比于企业之内的权威,企业间的社会关系更重要①。
            ……………


            第 2 章 相关概念界定及理论基础


            2.1 相关概念界定
            在以 Coase 的交易成本理论为基础的―市场—企业二分法分析框架内,传统的企业集团理论认为:在调整生产组织的效率时,企业不必孤立存在或受限于单个企业组织或市场机制,而是可以通过与其它企业组织建立柔性的特殊联接关系,并与建立关系的企业进行反复、连续的交易,以此来降低企业在交易合作过程中所产的合同成本和信息搜集成本,企业间通过这种相互联合方式,最终集结形成企业集团(后藤,1975)。在―市场—企业二分法框架下,企业集团内的母子公司关系可以概括为委托—代理制单一层级关系。在这种层级式的组织结构内,母子公司间通过产权纽带等方式建立联结,母公司是集团的权利决策中心,对集团战略规划和资本运营等重大经营活动负责,子公司仅是集团总部决策的执行者,母子公司之间是命令—服从上下级关系,而子公司之间很少有联系。信息技术的飞速发展,消费需求的多元化,企业外部竞争环境变的日趋激烈。为创造出更有竞争优势的组织模式,企业集团纷纷开始组织再造、业务重组,母子间关系不断发生变化,企业集团的结构逐步由集权的层级结构转向分权的扁平结构。在这样的背景下学者们打破以往的―企业-市场‖分析法,引申出―企业-网络-市场三种要素分析方法。在新的分析框架下,企业集团被视作是一种嵌入了社会关系的企业链接结构,这种结构全然不同于以往的市场组织和科层组织。因此企业集团的运行战略以及风险防御等要依赖于新的网络关系来进行。企业集团的本质是正式的组织结构嵌入于社会关系中后形成的一种新的协作关系网络(徐向艺,2008)。在协调合作网络内,母、子公司、协作企业都是网络的结点,各个结点通过交叉持股或契约联结等方式建立关系,原先―服从—命令式母子公司关系发生了重大变革,各个结点都是资源的投资者、创造者和共享者,技术、信息等资源在网络内自由流动,各个结点彼此相互作用,相互依赖。
            …….


            2.2 理论基础
            经典的交易成本理论是由 Coase 于 1937 年提出来的:市场作为―一只看不见的手在配置资源的过程中会产生交易费用,即市场的价格调节机制是存在成本的,而形成一种一体化的组织并让某种权威(企业家)来完成资源配置,可以节约交易成本。因此,资源配置依赖于供需市场上的价格机制与企业主动协调内部资源两种方式,这两者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相互取代。而企业选择哪种方式则依赖于衡量市场交易成本与组织成本的高低。当企业进行某项交易活动时带来市场交易成本过高,人们会离开市场,把交易活动变为内部化;反之,当内部组织成本高于市场交易成本时,人们会通过市场来达到交易目的,离开企业一体化组织。企业的边界是由交易成本决定的,但又受到内部组织协调成本的约束,企业也是不可能无限扩张的②。尽管 Coase 开创性的提出了交易成本的概念,但他本人并未对此做深入的研究。在 Coase 之后,对交易成本理论做出最大贡献的主要是威廉姆森,他是交易成本理论的集大成者,对交易成本的内容、决定因素、性质等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和论述,完善了交易成本理论。他指出,为了保障经济系统在运行过程中各项―交易活动的有序进行,交易双方就要事前建立各种契约关系,如市场交易合同及其它一些契约关系;在保障契约关系的建立和实施过程中,必然会产生一系列活动,产生一系列费用。
            ………


            第 3 章集团网络治理结构与治理绩效关系理论模型构建.........18
            3.1 变量设计....... 18
            3.2 集团网络治理结构与治理绩效的关系机理....... 20
            第 4 章 集团网络治理结构与治理绩效关系的实证分析..26
            4.1 研究设计....... 26
            4.2 问卷信度与效度检验...... 28
            4.3 太重集团网络治理结构、绩效现状分析..... 29
            4.4 太重集团网络治理结构与治理绩效的相关性分析 ....... 31
            第 5 章 研究结论与局限性.........36
            5.1 研究结论....... 36
            5.2 对策建议....... 37
            5.3 研究局限及展望 ....... 39


            第 4 章 集团网络治理结构与治理绩效关系的实证分析:以太重集团网络为例


            4.1 研究设计
            太原重型机械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太重集团)始建于 1950 年,是新中国自行设计和建造的第一座重型机械制造企业,属于国家特大型骨干企业和国家首批创新企业。1991 年进入全国最大 500 家和行业最大 50 家工业企业,1998 年创立了重机行业第一家上市公司——太原重工股份有限公司,2008 年跨入了百亿企业的行列,2011 年荣获了中国工业大奖表彰奖,是山西省装备制造业的龙头企业。总资产 322 亿元,净资产 82 亿元;占地面积 509 万平方米;在岗职工 14558 人。太重集团技术实力雄厚,拥有重大技术装备自主研发和工程总承包能力;建有国家级技术中心和博士后工作站。太重集团生产的产品门类主要有:大型冶金起重机、轧钢设备、板带精整设备、大型轧机油膜轴承、转炉倾动装置等。集团包括太原重工股份有限公司、太重集团煤机有限公司、榆次液压集团有限公司、太重集团贸易有限公司、太重集团香港国际有限公司等多达 50 家成员企业,网络规模体系庞大,业务分工明确,彼此之间业务往来频繁。形成了以―诚信为核心,以振兴民族装备工业为己任,以打造太重品牌为市场竞争主要手段,以构建和谐太重为企业改革发展的着力点,以创建世界太重为最终目标的一套符合企业发展实际的文化体系,属于较为成熟的集团网络组织模式。

            ……..


            结论


            本文研究所得结论如下:
            其一,联系紧密度与网络中心性对治理绩效各个维度的影响存在差异:尽管联系紧密度对顾客与市场维度的影响不显著,但总体来看,联系紧密度的提升,对网络组织治理绩效具有正向促进作用;适度的网络中心性有助于网络组织绩效的提升,但网络中心性过高或过低均是阻碍网络绩效提升的重要因素。
            其二,尽管联系紧密度对顾客与市场维度的影响不显著,但总体来看,联系紧密度的提升,对网络组织治理绩效具有正向促进作用。网络组织理论是以资源的依赖观和互补观为分析基础的。互补和资源依赖的观点都反映出企业需要通过相互合作、资源共享、优势互补获得收益。基于企业间强联系的建立,彼此之间有较高的信任度,隐形知识传播将更加顺畅,而在现有竞争形势下,隐形知识交流与获取更具迫切性和重要性。因此,网络组织内各个结点企业相互之间若交易频繁,长期合作即联系紧密度强,将有助于结点企业彼此之间资源共享和优势互补,从而可使得网络组织的整体绩效提高。
            其三,―适度的网络中心性有助于网络组织绩效的提升,但网络中心性过高或过低均是阻碍网络绩效提升的重要因素。结点组织彼此关系对等,谁也没有话语权,不利于重要事件的处理,降低网络的效率。若网络中领导权集中,即提高网络中心性,网络内出现了盟主,这将有助于网络内规则、契约的建立,引导网络健康高效运行,从而提升网络整体绩效。但过高的网络中心性,会导致网络内权利的过于集中,出现集权化的现象,阻碍网络内信息的自由流动,不利于网络整体绩效的提升。
            ............
            参考文献(略)


            原文地址:/dxmba/14910.html,如有转载请标明出处,谢谢。

            您可能在寻找MBA论文方面的范文,您可以移步到MBA论文频道(/dxmba/)查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