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UFnUBv'></form>
        <bdo id='UFnUBv'><sup id='UFnUBv'><div id='UFnUBv'><bdo id='UFnUBv'></bdo></div></sup></bdo>

            在职硕士论文:英语母语汉语学习者副词“还”的习得难度研究及教材分析

            来源: www.zsalud.com 作者:lgg 发布时间:2018-06-15 论文字数:38517字
            论文编号: sb2018060819240121566 论文语言:中文 论文类型:硕士毕业论文
            本文是一篇在职硕士论文,硕士论文应当具有一定的理论深度和更高的学术水平,更加强调作者思想观点的独创性,以及研究成果应具备更强的实用价值和更高的科学价值。
            本文是一篇在职硕士论文,硕士论文应当具有一定的理论深度和更高的学术水平,更加强调作者思想观点的独创性,以及研究成果应具备更强的实用价值和更高的科学价值。(以上内容来自百度百科)今天为大家推荐一篇在职硕士论文,供大家参考。
             
            第一章 绪论
             
            1.1 选题缘由
            1.1.1 为何进行“还”的习得难度研究
            在现代汉语的所有词类中,副词是比较特殊的一种。张斌(2008)指出副词不但具有实词的某些句法特点,而且具有虚词的某些特点。比如,大多数副词的词汇意义空灵,但语法意义比较突出。尽管副词的数量不像动词和形容词等实词那样多,但是因其语法意义比较复杂,而且使用范围广,频次高,所以副词一直是对外汉语教学研究的重点和难点。目前虽然对副词的本体研究比较充分,但是理论研究和教学研究一直没有很好的结合。“还”是一个典型的多义副词,在现代汉语中的使用率很高。《现代汉语频次词典》列出了使用率最高的 8000 个副词,其中“还”排名第五,仅次于“不、就、也、都”。在对外汉语的教学实践中,“还”占有重要地位。根据《汉语水平词汇和汉字等级大纲》,“还”属于甲级词,是所有汉语学习者在初级阶段就应该掌握的词汇。然而,由于副词“还”的用法和分类比较多,而且各个用法之间的差异不是很明显,主观性比较强,不利于留学生的学习,到了高级阶段仍然是留学生汉语学习的难点之一。对于习得难度,学界有一个与之相近的概念,即周小兵(2004)提出的“学习难度”,认为一种语言可以分成多个语法项目,有的语法项目难度低,容易学习,有的语法项目难度高,不易学习。朱方舟(2016)提出“习得难度”是在“学习难度”基础上的进一步发展。学习难度强调的是“以教师为中心”的教学思想,从目的语出发研究一个语法项目的学习难度;“习得难度”从第二语言学习者出发,体现了“以学生为中心”的思想,强调第二语言学习者在习得不同语法项目时的难度等级。本文将采用“习得难度”这一术语,基于英语母语者,来探讨“还”不同语法项目的难度顺序,希望有利于对外汉语教学。
            .........
             
            1.2 研究背景
            副词“还”不仅使用率高,而且语义繁多,是对外汉语副词研究的重点之一。国内众多学者对“还”的研究也一直没有中断过,从不同角度对“还”做出了诠释。
             
            1.2.1 “还”的本体研究
            整体上阐述“还”的语义系统。王力(1943)在《中国现代语法》中,把“还”分为时间副词,范围副词和语气副词。丁声树(1961)将“还”的用法大体分为五项:“还”表示现象继续存在,动作继续进行,有“仍旧”的意思;“还”表示有所补充,有“而且”的意思;退一步说话,有“尚且”的意思;表示程度上更近一层,有“更”的意思;最后一个表示加强反问语气。吕叔湘(2001)在《现代汉语八百词》一书中,将“还”从语气的角度分成“平、扬、抑”三种,此外还有一种以表示感情为主的用法。李行健(2010)《现代汉语规范词典》按照词义引申的顺序,将“还”分为六个用法。齐沪扬(2011)在《现代汉语语气成分词典》中,从释义、语气功能、句中位置及连用等四个方面阐述了“还”作为语气副词的具体用法。以上研究都是从整体上阐述了“还”的语义系统,但是对于“还”具体使用方法及各用法之间的关联的研究还不够充分,于是一些学者试图在“还”的众多用法中找出一个“基本义”。探讨多义副词“还”的基本义。钱兢(2008:85)“我们认为有一个最核心的意义始终贯穿着这七个基本义项,这就是还的基本义--不改变”。吴长安(2008)根据“还”的字形演变以及相关同源词的追根溯源,得出隐含在“还”义族中的基本义是“回转”,“转”这一义素制约着“还”的纵向引申发展。高增霞(2012)提出“还”的基本义是“延续”。探讨多义副词“还”的某一种构式义。沈家煊(2001)集中讨论了和“还”相关的两个句式,一个表示“抑”的语气,一个表示感情为主,说明了“还”具有主观性和元语性,说话人通常用“还”来表明对一个命题的个人态度,认为这个命题提供的信息量不足,同时增补一个信息量充足的命题。宗守云(2001)总结了“X 比 Y 还 W”具有统一的构式意义和反预期意义。郑芩(2012)从句法、语义特点和语用效果等三个方面具体分析了构式“还 NP 呢”。赵丹(2014)认为构式“还 XP 呢”中的变量 XP 可以包括名词、动词和形容词三类,并对其逐一进行了分析。赵倩(2014)对“还没有 NP 呢”构式进行了详细的论述。
            ........
             
            第二章 副词“还”的用法考察及分类
             
            2.1 副词“还”的用法及分类
            2.1.1 相关工具书中的用法及分类
            在已有的相关工具书中,都对副词“还”进行了详细地解释。本节将列举三本工具书对“还”用法的具体分类。吕叔湘的《现代汉语八百词》,从语气的角度将“还”大体分为三大类:平的语气,扬的语气和抑的语气,加上最后一个以感情为主的用法,一共是四个大类,十三个小类。对于“还”具体用法的分类,吕叔湘等众多学者都有过专门研究,众学者以不同的分类标准,将“还”的用法分为多个,但是本体研究中对“还”用法分类繁多,不利于对外汉语教学。本文基本赞同蒋协众(2013)在《 日本留学生汉语副词“还”的习得考察——基于 HSK 动态作文语料库的研究》一文中对副词“还”的分类。
            .........
             
            2.2 副词“还”在本文中的用法及分类
            首先,本文认为本体研究的分类繁多,不利于对外汉语教学。本文主要参考蒋协众(2013)的分类。但是在蒋协众(2013)分类中,“还1”和“还5”意义划分没有明确的界定标准,都可以表示“仍然”。在本文的分类中,“还1”和“还5”归为一类,即“还1”。其次,结合对外汉语教学大纲高级阶段列出的常用构式,将多义副词“还”分为七种用法。详见下表 2-6:
            ........
             
            第三章 “还”的习得难度等级预测.......12
            3.1 英汉对比分析.....12
            3.2“还”的语法化...............13
            3.3“还”的习得难度等级预测........14
            第四章 英语母语者“还”的习得难度分析........16
            4.1 语料来源及数据情况......16
            4.2 本文确定习得难度的标准...........17
            4.2.1 四组概念的讨论................17
            4.2.2 习得难度的评定标准........18
            4.3 副词“还”的使用率、正确率................18
            4.4 副词“还”的偏误情况分析.......22
            4.5 副词“还”的习得难度..............28
            第五章 教材分析...........29
            5.1 教材编写频次及顺序对“还”习得难度的影响..............29
            5.2 教材英文释义对“还”习得难度的影响.............32
            5.3 编写建议.............33
             
            第五章 教材分析
             
            5.1 教材编写频次及顺序对“还”习得难度的影响
            上文得出,“还6”的习得难度与预期习得难度差异较大。我们猜测与教材编写有关。由杨寄洲主编的《汉语教程》在国内的使用范围很广,是上海外国语大学强化班选用的精读课教材,受到很多留学生和汉语教师好评。《汉语教程》全书一共分为三册,每册两本书。本章将分别分析每册教材中“还”的情况,主要分析“还”在课文、生词、练习及拓展阅读中出现的频次和顺序。综合表 5-4 我们发现:首先,教材中始终没有出现“还6”的用法。“还6”在语料中的使用率为 0。我们参考了高蕊(2014)的统计数据,在《新实用汉语课本》、《发展汉语》、《博雅汉语》中,都没有出现表“尚且”义的“还6”。其次,“还2”的出现频次明显高于“还1”。最后,“还1”和“还2”在教材中最先出现,出现范围最广,且只有“还1”和“还2”出现在生词表。出现频次也较高,且出现范围覆课文、生词、练习、拓展阅读。可见,教材语法点的编排将影响学生对该语法点的习得。“还6”未出现在教材中,所以导致“还6”的习得难度较大。“还1”、“还2”高频出现于教材中,且优先出现于教材中,所以学生能较好地学习该语法点。综上,我们认为教材中语法点出现频次及顺序将影响留学生对一个语法点的习得难度。
            ........
             
            结语
             
            本文首先对“还”目前的研究状况进行了概述,主要从“还”的本体研究,和对外汉语教学中的“还”两个方面对“还”的研究现状进行论述,目前关于“还”的本体研究比较充分,但是对外汉语教学中的“还”,研究成果稍显不足。本文结合语料,通过定量和定性相结合的方法,分析了英语母语的留学生习得多义副词“还”各用法的难度等级情况。经研究,本文的结论主要有以下几个:
            一.本文在前人研究成果的基础上,结合对外汉语教学大纲,将副词“还”的用法分为七种,之后分别统计出英语母语留学生习得副词“还”的情况,包括各个用法的使用率,正确率等。
            二.本文基于英汉对比分析和“还”的语法化分析,推测“还”的习得难度等级顺序(由低到高)为还1<还2、还6<还3、还4、还5<还7。并通过语料分析,对这一推测进行了验证。两者的主要差异在于“还6”的习得难度。
            三.本文评定习得难度的标准分为主要标准和次要标准。主要标准为使用率和正确率,次要标准为偏误类型和偏误延续的时间。综合主要标准和次要标准,将“还”的用法分为三个等级。等级一包括“还1”,“还 2”,等级二包括“还4”,“还3”,“还7”,“还5”,等级三包括“还6”。
            四.本文对《汉语教程》中的“还”进行了分析,统计教材中“还”各个用法的出现频次和出现形式,结合前文得出的习得难度等级,分析教材对“还”各用法习得难度的影响,并提出建议。但是由于本文收集到的语料数目偏小,偏误语料不足,难免影响研究结果的信度和效度。同时,目前对外汉语教学中的“还”研究不是很充分,对习得难度的把握也没有具体的衡量标准,研究尚有不足。
            ..........
            参考文献(略)

            原文地址:/zzsslw/21566.html,如有转载请标明出处,谢谢。

            您可能在寻找在职硕士论文方面的范文,您可以移步到在职硕士论文频道(/zzsslw/)查找